【圭土高端访问】顾文政:翻译这本书让我坚定了BIM应用的方向

2018年11月

       日前,由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出版的BIM经典译丛之《数据驱动的设计与施工——25种捕获、分析和应用建筑数据的策略》一书中文版已经正式出版,为了更深入地了解这本书及幕后故事,我们专程采访了本书的主要译者顾文政先生,他也是圭土云的COO兼产品总监。

 

 

顾文政

- 西安交通大学建工系工学学士

- 浙江大学土木系工学硕士

- 上海逸广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副总

- 美国项目管理协会(PMI)会员,PMP/ACP

- 多项计算机图形算法获美国专利

- 拥有20年国内外建筑行业CAD、BIM软件开发、管理经验

       曾主持开发加拿大RN Design设计公司基于BIM的智能建筑设计管理系统、 加拿大Salefish软件公司的“互联网房地产销售系统”(获美国住房营建商协会2016年度全球创新奖)、负责北美大型玻璃幕墙公司Agnora North America的ERP软件开发和集成等。

 

 

       Q:顾老师您好,首先感谢您能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很好奇的是什么样的契机使得您翻译兰迪教授的这本书?

顾老师:

       兰迪教授是国际公认的BIM战略家、思想家和实践领导者,中国建筑出版社这次编辑出版的BIM经典译丛中包含了两本他的著作,这是其中的一本。我本人刚回国工作不久,一直从事着BIM相关的工作,也一直想为国内BIM技术的推广与应用做点事情,于是也是一个机缘巧合,最终能够有幸参与到这个翻译工作中来。

       Q:我看到这本书有300多页,您翻这本书大概用了多长时间?

顾老师:

       这本书有三百多页,前前后后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

       Q:那在整个翻译的过程中您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哪些让您印象比较深刻?

顾老师:

       遇到了很多的困难。我在国外十多年的生活、工作经历对我的翻译工作有很大好处,但也常常成为我翻译中的短板:有的词(比如项目管理中用到的earned value)我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是英语,虽然我理解它的意思,却不知道中文里有“挣值”这个词。

       注:挣值管理是一种将资源计划编制与进度安排、技术成本和进度要求相关联的管理技术。在这一管理中,所有的工作都按照时间段挣值进行计划、预算和进度安排,从而构成成本和进度度量基线。

       还有就是这本书里有兰迪教授与很多著名企业的BIM专家们的访谈,这些都是非常口语化的内容。如何将其翻译得恰到好处,尽量做到“信”“达”“雅”的境界,其实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请。这一点我要非常感谢张志宏先生(中国建筑标准设计院副总工程师、建筑信息技术研究所总工程师)所作的审校,把初稿中的翻译错误以及不够贴近现在国内用语习惯的地方进行了修正,这几乎是把整本书重新翻了一遍。

 

顾老师与兰迪·多伊奇教授

 

       Q:听说您受邀参加了前段时间在北京举办的第五届“BIM技术在设计、施工及房地产企业协同工作中的应用”国际技术交流会,并且在会上见到了本书的原作者兰迪教授,您之前有见过他真人吗?您对他印象如何?

顾老师:

       这次也是我第一次见到他,我觉得他真人很平易近人。之前因为翻译的事情与他通过几次email,还闹过一个小“插曲”,让我以为兰迪教授是一个很“高冷”的人。

       事情是这样的:这本书的原著中可能基于行文的需要,有很多地方会有大段文字的重复,我们想与他沟通是否可以根据需要做些处理。我通过email直接和兰迪教授联系,告诉他我们在翻译他的书,问他是否可以在一些我们不理解的地方提供帮助。可能是因为我的失误,在邮件中写错了建工出版社的英文,结果导致兰迪教授误以为我只是个热心读者,非常有礼貌却坚决地拒绝了我的请求。

       不过兰迪教授还是很善良地把我的来信转给了中间的责任编辑,在了解到其中“误会”之后,他很有礼貌地写信向我表达了歉意,将我提出的问题作出了一一解答,并授权我们可以在保留原文意思不变的前提下作出些许调整。

 

会议现场

 

顾老师:

       在这次会议中,还有一个小细节:兰迪教授演讲结束后是一个短暂的会场休息时间。他因为签名售书耽误了一些时间,在下半场开场后才回到主会场。一般人可能就直接进入会场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但是兰迪教授为了不打扰其它观众听讲,他一直默默地站在门口,一直等到演讲嘉宾结束演讲后才回到自己的座位。这种尊重讲演者和观众的小细节让人印象非常深刻。

       Q:对于国内BIM技术从业人员来说,这本书可以给他们带来哪些收获?

顾老师:

       这本书对于国内BIM技术从业人员来说,主要是提供借鉴,强调了BIM作为数据库的作用,而不仅仅是可视化、碰撞检测和协同。因为历史原因以及体制的不同,国内外对于BIM技术的应用还存在着很大的差别。相对而言,国外更重视BIM在各个点上的应用。比如书中提到了现场视频识别,可以识别出现场工人在做什么工作;应用平板电脑如何节省现场施工管理人员的时间、提高了效率等等很多细致化的应用。它更多的是给我们展现了我们将来可能达到的方向。

       Q:这本书翻译下来,对于您来说最大的意义是什么?

顾老师:

       我回国有2年多的时间,也在不少项目现场上实践过,整个翻译下来,我觉得对于我来说最大的意义在于让我更坚定了BIM应用的方向,让我知道了我们现在做的这个事情是对的,虽然还只是刚刚起步。

 

兰迪·多伊奇教授演讲

 

       在这次会议上,兰迪教授做了40分钟的演讲。在他的演讲过程中,有一句话让我印象很深刻。他说,在现在的状态下,BIM 90%是sociology,只有10%才是 technology。BIM is 90% sociology and only 10% technology。BIM技术是早就存在的技术,只是我们现在才开始使用,而且用好它更多的要依靠整个行业、整个社会的力量。建筑行业相对于其它所有行业,它的数字化水平、信息化水平很低,即使目前BIM在北美已经算得上应用得比较广泛,但是能够做到的也只是这个样子,已经应用的视频识别也只是刚开始。我们与世界领先水平的差距其实并不是很大,无论是谁、无论在哪里,BIM技术要想得到真正的、普及性的应用,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首页    公司新闻    【圭土高端访问】顾文政:翻译这本书让我坚定了BIM应用的方向